趵突泉水位:

中國作家濟南行 | 張煒 ·濟南:泉水與垂楊?

來源:濟南日報編輯:10-23 14:30

金秋十月,“中國作家濟南行”活動結出累累碩果。37位作家用38篇文章為此活動劃上圓滿的句號。

據了解,“攬閱湖光山色·抒懷天下泉城”中國作家濟南行活動由濟南市委宣傳部、濟南日報報業集團等聯合主辦,今年5月13日正式啟動。國內具有較高人氣和影響力的作家相聚濟南,抒懷泉城。

作家們觀賞濟南市民制作的傳統工藝品經過近半年的沉淀與醞釀,作家們將他們在濟南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感落到紙上,為讀者多角度、多側面呈現了一個新時代的新泉城。下面請欣賞,作家張煒的《濟南:泉水與垂楊》。

濟南:泉水與垂楊

張煒,1956年生于山東龍口市,原籍山東棲霞。當代著名作家,現為中國作協副主席、萬松浦書院院長。其所創作的長篇鄉土小說《古船》是一部具有史詩品格的長篇力作,成為20世紀80年代文學創作潮流里長篇小說中的佼佼者之一。2011年,張煒憑借耗時20余年所創作的七百萬余字大河小說《你在高原》榮獲第八屆茅盾文學獎。

如果從高處俯瞰,會發現這樣一座城市:北面是一條大河,南面是起伏的山嶺,它們中間是綠色掩映下的一座城郭。河是黃河,中國最有名的一條大河,行至濟南愈加開闊,坦蕩向東,高堤內外盡是蓬蓬草木。山嶺為泰山山脈東端,覆滿了密擠的松樹,有著名的四門塔、靈巖寺、千佛山、五峰山、龍洞等佛教圣地。

濟南將始終和劉鶚的名句連在一起:家家泉水,戶戶垂楊。這八個字給人以無限想象,說的是水和樹,是人類得以舒適居住的最重要的象征和條件。如果一個地方有水有樹,那肯定就是生活之佳所。

來濟南之前,曾想象過這樣的春天:一些人無憂無慮地在泉邊柳下曬著太陽,或散步或安坐,臉上盡是滿足和幸福的神色。煮茶之水來自名泉,燒茶之柴取自南山,明湖有跳魚,佛山有倒影,市民從容又欣欣。這樣的描繪當然包括了預期,當然是外地人用神思對自己真實生活的一種補充。

來到濟南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春末夏初時節。尚未安頓下來,即風塵仆仆趕往大明湖。果然是大水漣漣,碧荷無邊,楊柳輕拂,游人閑適。最讓人感到親切的是泥沙質湖岸,自然潔凈,水鳥攔路。這令東部人想起了海,讓西部人沾上了濕。一座多泉之城,名泉竟達七十二處;其實小泉無限,盡在市民家中院里,從青石縫隙中躥流不息,習以為常。記得當年從大湖離開,穿小巷抄近路,踏進陰陰的胡同,一腳踩上的就常常是潤濕的石塊,有人告訴:下面壓了泉。

而后又去龍洞山,看見了出乎意料的北方大綠:無邊的山地全被綠色植被所遮掩,放眼望去幾乎看不到裸石和山土。懷抱粗的大銀杏樹、長達十丈的攀崖葛藤,讓人觸目嘆息。正是秋天,徑濕苔滑,野果盈懷,采不勝采。耳聽的全是野雞啼山貓號,一仰頭必有大鷹高翔。守山人比比劃劃說山里有狼,有銀狐和豹貓之類。最難忘一只貓頭鷹大白天蹲在路邊,讓人撫了三下光滑的額頭才怏怏而去。

看過了自然與建筑再聽戲曲,聽當地最為盛行的呂劇、說書和泰山皮影。湖邊說書人使用濟南老腔,厚味蒼老,直連古韻,聽得人頸直眼呆。泰山皮影則有專門的傳人,屬于視聽大宴,特別入耳入心的是老藝人略顯沙啞的泰山萊蕪調,說英雄神仙和妖魔鬼怪,如同暢飲地方醇酒。與這一切特別匹配的就是泉水和垂楊。

這種初始印象既是確切的又是新鮮的,它一直會留在心中作為一個對比,并作為一個記憶告訴未來:這就是濟南。

近四十年彈指而過。如今的濟南泉涌了,水多了,樹也綠了,有了泉水的滋潤,有了綠樹的映襯,城市也變得更加可愛。

如果仍然給夢想留下了空間,那么這個空間里最觸目的仍然也還是那兩個老詞:泉水—垂楊。

我愛濟南,愛她的得天獨厚、她的不同凡響的擁有。

原創推薦

  • 客戶
  • 無線濟南客戶端

  • 濟南發布客戶端

  • 泉城藍客戶端

  • 市中手機臺客戶端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網絡舉報APP下載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 舉報電話

版權所有:濟南廣播電視臺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1020100號-1

魯新網備案號:201653103

廣電總局批文 廣局[2010]586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37120180004

信息網絡傳播許可證號1907177

公安備案號 37010202001790

濟南網 用戶反饋郵箱:ijntv_mail@163.com

舉報電話:0531-85652768

廣電總機:0531-85652114

廣告合作:0531-85653065

國家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韩国免费a级毛片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