趵突泉水位:

組圖|走過這些隱于鬧市的老街古巷,才不枉來過濟南!?

來源:濟南市旅發委編輯:12-09 18:08

“東更道,西更道,王府池子二郎廟。前帝館,后營坊,正覺寺街南門上。走橋不見橋,獅子頭上一座廟。東芙蓉,西奎文,曲水亭街后宰門?!?/p>

白墻青瓦、小橋流水的老街古巷于濟南來說,

就如同北京的胡同、上海的弄堂,

是老城區的血脈,記錄著老濟南的過往今昔。

這些老街巷,有些雖已鉛華落盡,

但留在尋常巷陌間的泉城風韻依舊讓人沉醉,

積淀著濟南這座北方古城的歷史文化精華。

當您路過這些老街老巷,

看著家家戶戶染上歲月的老房子,

目光流連在白墻青瓦之間,

就會體會到老濟南的歷史韻味。

芙蓉街

芙蓉街南起泉城路,北通府學文廟,是古城濟南的老商業街。一直到19世紀中葉,芙蓉街連同曲水亭街片區是濟南府最繁華毓秀之地,清泉長流,商賈聚居,多有豪門大宅。

明清時期芙蓉街四周多是巡院、都司、布政司、貢院和府學衙門,眾多商家來此開店營業。著名的瑞蚨祥布店,“一珊號”眼鏡店,“文升行”商店 ,以及著名教育家鞠思敏、王祝晨、許德一等人開辦的教育圖書社……芙蓉街一度成為經營文房四寶、樂器文教用品、古玩字畫以及印刷業為主的商業街,還聚集了刻字、銅錫器、樂器、服裝鞋帽小吃店等店鋪作坊,街道兩邊店鋪林立,芙蓉街開始從單一的文化街向文化、商貿并行發展過渡,逐步走上了異常興盛的階段。

芙蓉街承載了悠久而燦爛的泉城文化,成為濟南作為歷史文化名城的標志性街巷之一。

翔鳳巷

翔鳳巷東起平泉胡同,西止芙蓉街,長約100米。翔鳳巷最窄的地方寬度僅為80厘米,可以說是濟南最窄的一條小巷。

它的名字頗有來歷,相傳附近一系類胡同,都是在明清初時逐漸形成的,那時巷子東段兩側蓋房,因墻壁隔得太近怕走不開人,所以兩戶人家提出各自“讓一讓”,于是就形成了現在的寬度,人們便把小巷成為“讓讓巷”,又由于小巷形同兩棟房子的墻縫,一段時間后改稱“墻縫巷”,后取其諧音稱“翔鳳巷”,取其鳳凰來翔之意,街中一間房的墻上,仍嵌著清咸豐元年“翔鳳巷”的刻石。

王府池子街

王府池子街東起西更道街,西連芙蓉街,北抵起鳳橋街,南接平泉胡同,長兩百米。

王府池子街得名于王府池子,王府池子位于街西側,是處著名泉池。王府池子原位于王府之外,后又進入王府,再后又被析出王府。王府池子在王府的命運曲折,呈現出一進一出的特點。王府池子屬于珍珠泉泉群,北魏時期,此地的美景便為許多文人學士所青睞,這些人常聚于池畔,作“曲水流觴”之飲,并將此處譽稱“流杯池”。

王府池子的北段原名魏家胡同,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合并到王府池子街的。街口北段東墻根下,有騰蛟泉,泉池雖小但極方整。濯纓泉和騰蛟泉皆為濟南七十二名泉之一。一街占得兩泉,更為該街著增色不少。

起鳳橋街

起鳳橋街東起西更道街,西止芙蓉街,全長約150米。

小街不長,有兩條泉眼和一座石橋,其中之一的騰蛟泉位于起鳳橋街與王府池子街交叉巷口,而起鳳泉在該街的9號院內。起鳳泉早已有之,但得名時間卻不長。

起鳳橋街,容易讓人忘卻了這是北國風光。老殘曾盛贊濟南“比那江南風景,覺得更為有趣”。淙淙的泉水奔流不息,尤其秋季盛水期,清澈見底的泉水穿堂過戶,潺潺地流著,日夜不停。泉流中的水草順著水流飄忽舒卷,水在橋下流,人在橋上行,不是江南勝似江南,成為老泉城泉邊風韻的代表作之一。清清的泉水、綠綠的水草、白墻灰瓦的老房,有一種遠離俗世超然與靜美。

西更道街

西更道街北起曲水亭街,南止芙蓉巷,石板路,總長400多米,為古時打更時所走之街,故得名。

西更道街緊挨著珍珠泉大院,珍珠泉畔歷代都是官衙府邸。北宋時的曾鞏其府邸,即在此附近,靠近百花洲一帶。金末元初為山東行省兼兵馬都元帥張榮府邸,后來明德王朱見漭在此建德王府,清代的巡撫公署也在此處。

西更道街最早收錄在民國十三年(1924年)編纂的《續修歷城縣志·地域考》。此街原為明代德王府的一部分,后來才漸漸形成。

舊時,在西更道街上,當水多時踩在石板上會有泉水流出。

劉氏泉在西更道街北首,與曲水亭街交匯處,路西小河東岸。劉氏泉也屬于濟南的七十二名泉之一。遠在金代《名泉碑》中就記載了它,明代永樂年間晏璧的七十二泉詩中就有歌頌它的詩句:“泉名劉氏果何人?千載風流數伯倫;天產釀泉清可掬,松花滿泛甕頭春?!泵鞔虑f王朱見潾在珍珠泉泉區修建德藩王宮時,專門把它被圈在府中,到了清初在德王府舊址上建巡撫衙門時,它才被劃出。

涌泉胡同

涌泉胡同東起曲水亭街,西至于東花墻子街,街長十六米。

與曲水亭街相連,有不少毛細血管一樣的小巷,這些小巷大都短而窄,是名副其實的小巷子。但他們對于明府城的血脈流通是必不可少的,各有特色和人文氣息。

涌泉胡同便是富有人文特色的老街之一。在沒有自來水的年代,老濟南人吃水全靠泉水和泉井,因此出現了賣水的行當,水夫天天走街串巷,水花不斷打濕石板路,生出了一條條水胡同。泉水之恩,涌泉相報。涌泉胡同在更名前便被叫做水胡同,后在政府對街巷進行更名時,因泉水多時常漫街而上,故名。

短短的小胡同,卻給人無限幽深的感覺,仿佛古老的歷史在延展著街巷的長度。

雙忠祠街

雙忠祠街位于省府西街以西,南臨鞭指巷,西與啟明街相接,北通西公界街,南通西熨斗隅街,是濟南老城區的一條東西小街。

雙忠祠街皆是因有雙忠祠、雙忠泉而名,雙忠泉在31號院。而雙忠祠和雙忠泉的命名是對在明朝末年因抗清而在濟南罹難的山東巡撫宋學朱和歷城知縣韓承宣的紀念。他們二人率五百鄉兵和七百援兵千余人守城,清兵十余萬大軍直逼濟南城下,在明崇禎十二年在炮火云梯猛攻下堅守九晝夜,正月初二清兵攻入濟南城時奮戰而死。戰爭歷史在長河中湮沒,英雄魂魄卻一直留存。

雙忠祠街上有大大小小七個泉子,除了在建雙忠祠時挖出的雙忠泉,還有不匱泉等, 不匱泉在雙忠祠街33號院內,它在《續修歷城縣志》和《濟南府志》中都有記載。到現在也還一直存在著。據清人張貞《不匱泉記》(《續修歷城縣志·山水考六》)和趙申季《不匱泉跋》(道光《濟南府志·藝文二》)載:濟東道道臺宋廣業(字澄溪)之母管氏相夫教子,敬奉姑婆,孝名甚著,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康熙帝東巡時誥封一品夫人并賜“北萱映彩”匾額。其子宋廣業也有孝名,康熙四十三年至四十八年任濟東道道臺時,將其母接至署衙奉養,并在署衙的西側建御書碑亭,把皇帝賜給他母親的匾額掛在里面。建亭時,于亭后鑿池,得一新泉,泉水甘美清冽。根據《詩經·既醉》“孝子不匱,永錫爾類”的詩句,將泉命名為“不匱泉”。

鞭指巷

鞭指巷,它北起雙忠祠街,南止泉城路,東鄰省府前街,西鄰高都司巷。這里依然保留了眾多參差不齊的小四合院及古建筑,至今依稀可以從門口的石雕、石階及瓦片中看到當年繁華的模樣。據說巷名起源于當年乾隆皇帝南巡,途徑濟南府時跨馬執鞭一問:“此乃何巷?"隨行大學士妙答:“鞭指巷”。

鞭指巷南頭的東側現存有“泰運昌辰”舊址,石質拱券形的臨街門樓坐東朝西,上有磚砌女兒墻,正中鑲嵌著一塊刻有“泰運昌辰”四個大字的石匾,為近代書畫家胡柏年于1922年3月所書,門樓頂覆小灰瓦、花脊。內院為四合院,迎門是一座影壁墻,原有二進門,現已被拆除。院內北屋為一座二層樓房,上下共 10間,東西廂房各3間,均為磚石結構,木質梁架,門窗均為磚砌拱券形。房屋均小灰瓦覆頂,花脊?!疤┻\昌辰”舊址原為濟南鹽商世家、近代著名書畫家關友聲家族所有。

鞭指巷北頭還有一座“狀元府”(今巷內9號、11號大院),主人陳冕。據考這所大院由陳冕的祖父陳顯彝建造,陳顯彝曾任山東鹽運使,山東候補道,登、萊、青州兵備道。其父陳恩壽,曾任山東萊陽縣、長清縣縣令。陳冕出身于晚清官宦之家,陳冕出生前,其父受眾人贈送精致官帽一頂,祝后人成材,故生子名冕,字冠生?! ?/p>

雖歷經滄桑,“狀元府”院落舊貌猶存?!盃钤痹瓉碛心媳辈⑴诺?座大四合院,每個四合院內各有8個小四合院。據說,1948年濟南解放時,9號大院的門額上還懸掛著御賜涂金的“狀元及第”匾額。如今在高樓大廈之間,樓門緊閉隔絕了一街繁華之夢。

將軍廟街

泉城路的北邊,西門里鞭指巷或高都司巷北行,中間有條東西走向長約二百米的街道,這就是將軍廟街。這是一條原生態的濟南老街,匯聚了很多老四合院、老水井、老街坊…

在這條街道上,竟然并列著四座廟堂,依次為城隍廟、將軍廟、慈云觀和天主堂,老街因廟得名。

清同治年間,從東昌府調來濟南任知府的龔易圖,見督、縣均有城隍而無府廟,便在將軍廟街興建了五進四院氣勢不凡的廟宇。據說,廟里過去既有泥壘的城隍,也有一尊木雕城隍,每年清明和陰歷七月十五日,這木雕的城隍被抬著“出巡”。今天這府城隍廟僅存主殿和山墻及換過瓦的屋頂,整座院子已成為居民雜院了,當年的氣魄已然不見。

道教的慈云觀在將軍廟街中段,始建于清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F在它的儀門和正殿的山墻及小瓦屋頂還在,整座院子也已住滿了居民。

街上還有天主堂。作為濟南最早的天主教堂,教堂的建設可以追溯到十六世紀,幾經變遷才成為了現在的規模。該建筑群為濟南最早的近代建筑藝術代表作,教堂融合中外,兼采南北,地域特征明顯。

將軍的故事早已被世人淡忘,但將軍廟街依然充滿了市井生活的勃勃生機。這條中西混搭的將軍廟街,以其獨有的內涵存在于老城的邊角,靜望著時光的變遷。

金菊巷

金菊巷西起芙蓉街,東到平泉胡同,南鄰就是號稱濟南最窄胡同的翔鳳巷。小巷全長不過100余米,但對于老城區來說,它的名氣卻不小。

擁有幾百年歷史的老街巷數量眾多,相傳以女人名字命名的卻只有這一條。巷子有幾處完整的四合院院落,想感受老濟南的奢華,非金菊巷莫屬。金菊巷街名源于此街住過的一個名叫菊花的女人的美麗傳說。

這條小巷里,曾經誕生了至少三家老字號店,一是魯菜餐飲名店燕喜堂飯莊,二是咸宜錢莊,三是英華齋裝裱店。

1932年3月,在濟南很有名氣的燕喜堂飯店在巷內開業。燕喜堂是做魯菜的好手,是濟南的老字號。牌匾上的字還是臧克家寫的。燕喜堂建立于1932年3月,時值南燕北歸時節,便得此雅號。金菊巷5號和7號院是咸宜錢莊,是這條巷子中建筑最為精美的宅子。5號門臨街,正門為青磚黑瓦的門樓。入門為照壁,向左進院后為磚石混凝土結構的二層洋樓,樓后還有5個小型四合院。

時間變遷,有些景象已淹沒在高樓大廈中,我們只能去那些老街尋找城市昔日的容顏。

后宰門街

后宰門街東起縣西巷北口,西止曲水亭街。北通岱宗街、鐘樓寺街。南鄰院后街,通珍池街。

明崇禎十三年(1640年)《歷城縣志》中記載為“百花橋街德府后”。因大明湖南門路南有一池名百花洲,百花洲以南有一座百花橋,橋以百花洲而得名,百花橋街又以橋而得名。明成化二年(1466年),德王朱見潾修建德王府,王府共有四門,南為端禮門,東為體仁門,西為導義門,而依照元、明時的慣例,王府的北門一般叫做厚載門,“厚載”一詞見《易經》曰:“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此街在厚載門之外,清代稱厚載門街,后又訛傳為后宰門街。

在清代、民國年間這條街處于老城的重要地位,而且又緊挨著大明湖,因此經濟發達,商貿繁榮,算得上當時濟南老城區的經濟中心。

后宰門街上濃重的文化和宗教氛圍,使這條老街在清末民初又成為廟市合一,集教堂、寺廟于一街的老街巷。

曲水亭街

曲水亭街連接大明湖、百花洲、王府池子、芙蓉街,文化氣息十分濃厚。從珍珠泉和王府池子而來的泉水匯成河,與曲水亭街相依,現在的曲水亭街依然完整地保留著《老殘游記》中“家家泉水,戶戶垂楊”的泉城風貌。

曲水亭和曲水亭街曾是文人薈萃之處,文人們在此下棋、聊天、品茶。古代文人每年農歷三月三相邀聚會于曲水河泮,把酒杯里盛上美酒,放在木質托盤中,讓酒杯順著彎曲小溪漂流,酒杯漂到誰的面前停住,誰便要飲酒賦詩。大書法家王羲之在《蘭亭集序》中所說的“引以流觴曲水”就是這個意思。

百花洲、曲水亭、泉水溪、老民居,還是今日曲水亭街的主色調,《老殘游記》中記載的“家家泉水,戶戶垂楊”的景象,在這里依舊流淌著、傳承著……

攝影:照相的老King、捕魚達人007、efhjskunu、大明湖畔的少幫主等

原創推薦

  • 客戶
  • 無線濟南客戶端

  • 濟南發布客戶端

  • 泉城藍客戶端

  • 市中手機臺客戶端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網絡舉報APP下載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 舉報電話

版權所有:濟南廣播電視臺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1020100號-1

魯新網備案號:201653103

廣電總局批文 廣局[2010]586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37120180004

信息網絡傳播許可證號1907177

公安備案號 37010202001790

濟南網 用戶反饋郵箱:ijntv_mail@163.com

舉報電話:0531-85652768

廣電總機:0531-85652114

廣告合作:0531-85653065

國家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韩国免费a级毛片久久